最新關注:
信息檢索:
當前位置:首頁  >> 洛南縣政府 >>  法制工作 >>  法制工作 >>正文
索 引 號 016037190-ln-2019-000835 主題分類 文秘工作
發布機構 洛南縣政府 發文日期 2019-10-31
名  稱 法制講座走進中南海的前前后后
文  號 主 題 詞
法制講座走進中南海的前前后后
發布時間:2019-10-31   來源:洛南縣政府   作者:佚名   發布人:姚渤潮   閱讀次數: A A+

法制講座走進中南海的前前后后
稿件來源:法制日報

引言

上世紀八十年代,我國正處于著手建立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初期,人們的法制意識非常薄弱,以鄒瑜同志為代表的全國司法行政工作者,肩負起實現“把法律交給人民”的使命,勇于探索并積極實踐,在中央領導的支持下,成就了共和國全民普法偉業。法制講座走進中南海,中央領導帶頭學法,是全民普法偉大工程中的最精彩畫卷。這個耀眼經典早在新華社、《人民日報》《百年潮》等多家媒體刊載,影響遠播海外。具有生命力的光輝歷史,永遠也不會過時。

在今天“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中,我們重溫這段歷史,講述初心使命感悟,繼承和發揚守初心、擔使命的優良作風,沿著前輩開拓的路,保持蓬勃朝氣、昂揚銳氣,以高度的政治責任感、使命感,立足本職干事創業,以優異成績迎接新中國成立70周年。

□ 法制日報全媒體特約記者 龐繼書

1986年7月3日上午9時,為中央領導同志舉辦的首次法制講座在中南海懷仁堂舉行。中央領導同志在這里聽取了時任中國人民大學副教授孫國華作的《對于法的性能和作用的幾點認識》。鄒瑜同志當時擔任司法部部長、中央政法委員會委員、中國政法大學校長,他是這項工作的直接推動者、參與者。

在喜迎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深入開展之際,筆者于7月23日,專訪了共和國普法事業的奠基人鄒瑜,聽他講述法制講座走進中南海的前前后后。

全民普法理念的提出為中國法治建設樹起了一面旗幟

白壽之年的鄒瑜雙目如炬,思路敏捷。

在鄒瑜的記憶中,最深刻的還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法制講座走進中南海的那些往事:“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中央領導集體先后四次聽法制講座,是首次舉辦,非同尋常。為什么要這樣做呢?這要從全民普法講起。當時,我提出中央領導同志集體學法,是把它作為推動全民普法的關鍵條件來考慮的。”

中央法制講座的源頭可以追溯至“一五”全民普法期間。說起普法理念的提出,鄒瑜記憶猶新:“1980年初的一天,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兼法制委員會主任彭真同志,對時任人大常委會法制委員會副秘書長劉復之講,人大常委會要組織一個‘苦力’班子,最好是搞過政法、又有地方工作經驗的人來擔此任。劉復之推薦了我。1980年4月,我從國家地震局局長的崗位上調到了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委員會任副秘書長。這一年,彭真提出要對人民公社立法進行調研。當時派了3個組去幾個省調研,我帶一個組,另外兩組分別由段君毅、杜潤生帶隊。我們跑了三四個省的農村,調查結果一致認為,人民公社法不但不能立,人民公社的體制還應當撤銷。在當時的調研過程中,不少基層干部和老百姓提出了許多法律問題。例如:家里發生繼承財產的糾紛怎么辦?悔婚不退財禮怎么辦?借錢拖著不還怎么辦?八十年代初,立法機關雖開始了系統的立法進程,司法機關也恢復正常運轉,但是由于受‘文化大革命’影響,加上大多數干部和群眾不懂法,由此引發的各種違法犯罪問題困擾著人們。從那時候起,我就有了要普及法律常識的想法。”

“到1981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習仲勛兼任法制委員會主任時,我擔任了法制委員會副主任。”

提到習仲勛同志,鄒瑜止不住話頭:“仲勛同志身居高位而親近人民,親近下屬;辦事情非常實在,實事求是。他蒙受冤屈而矢志不渝;他權高位重而廉潔清正;他在復雜的事物面前目光敏銳、明辨是非;他在工作上極其負責、深入細致。真正體現了老一輩革命家的高風亮節,是我畢生學習的榜樣,更是我們工作的動力。”

1982年4月,鄒瑜從全國人大常委會調到司法部工作,擔任第一副部長,1983年至1988年任部長。鄒瑜了解到,司法部之前也開展了法制宣傳工作,但當時的法制宣傳僅限于文字宣傳,而且宣傳的對象、目的不夠明確,廣度、深度都不夠,效果不明顯。

1984年前后,彭真同志幾次提出“把法律交給人民”,必須要讓人民掌握法律,做到懂法、知法、守法、用法。為了完成這一使命,鄒瑜開始注意發現各地法制宣傳的好典型。遼寧本溪鋼鐵公司領導干部帶頭給職工上法制課的事,給他留下深刻印象。

“1984年春,我再次帶著一個工作組到本溪蹲點,和職工一起聽法制課。課堂上,我發現多數職工認真做筆記,休息時我就與一位車間主任聊天。我問:‘學法有興趣嗎?’他回答:‘不但有興趣,而且挺管用。’我問:‘你講講怎樣管用?’他說:‘學法前,車間常常丟失工具和物品,學法后再沒有丟失過東西,而且有的職工還悄悄地把東西送了回來。’”鄒瑜回憶道。

1984年6月5日至7日,司法部在本溪市召開了有各省、市司法廳、局長參加的全國法制宣傳工作現場會,在這次會議上首次提出“爭取用五年左右的時間,在全體公民中普及法律常識”。

全民普法工程為我國法治建設奠定堅實基礎

當時司法部提出的全民普法規劃是一個大的系統工程,這項工程單靠司法行政的力量遠遠不夠,沒有全黨、全國動員是不可能實現的。

“在一個幅員遼闊,人口眾多,文化尚不發達的國家普及法律常識,是一條充滿艱辛的路。”鄒瑜深有感觸地說,“從本溪現場會回來,我就向彭真同志匯報了要在五年之內普及法律知識的規劃。我說‘規劃是能夠實現的。理由有三:一是群眾有學法、用法的迫切要求。二是我們的標準目標不高,是普及法律常識而不是法律知識。三是所謂基本普及是指60%的公民學懂了憲法、刑法、民法通則等大法和治安管理處罰條例的基本常識。’彭真聽了我的介紹以后,認可了這種思路和做法。我接著又提出,能不能由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一個決議來推動全民普法。他表示同意并讓我先做好充分準備。”

1985年初,中央書記處轉發了中央政法委書記陳丕顯在全國政法工作會議上的講話,其中提到了全民普法。鄒瑜當時是中央政法委委員,在政法委會議上匯報過全民普法問題。鄒瑜說:“陳丕顯這個講話,曾征求過我的意見。當時的中央領導對全民普法是很支持的,我沒有聽說哪個領導不贊成。”

1985年6月9日至15日,中共中央宣傳部、司法部在北京共同召開了全國法制宣傳教育工作會議。全國各省省委宣傳部長、司法廳(局)長參加了會議,這是建國以來第一次專門討論法制宣傳教育工作的全國性會議。

鄒瑜回憶說:“這次會議在國內外產生了強烈反響。知名人士梁瀨溟、張申府、喻培厚致信彭真委員長及各位副委員長,說這一措施將使我國成為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為人類歷史進程開辟了光明偉大的新航道,成為世界各國的光輝典范。”

1985年11月,在六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三次會議上,司法部提交了普法“一五規劃”草案。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審議時,多數常委會組成人員表示贊成,但也有少數人認為難以實現。對此鄒瑜說:“他們的主要顧慮是,黨和政府的工作千頭萬緒,但‘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當時只有計劃生育工作在基層貫徹得比較好,能抓到底,其他工作執行都打了折扣,還有沒有精力抓普法工作呢?這種懷疑是有道理的。為此,我向他們解釋,只要全黨、全國重視,真正把它當一回事來抓,認真督促,是可以貫徹好的。一個五年規劃不行,還可以有兩個五年規劃、三個五年規劃……”

“彭真同志為我的執著所打動,專門找我談話,說:‘我看了常委會的簡報,有些人認為普法規劃難以實現。人大一旦形成決議,如果實現不了,那便是違反決議。決議草案可以交大會表決通過。一旦通過了,你們就要努力工作,保證實現。’我表態一定做好工作,狠抓落實普法任務。”

同年1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中發〔1985〕23號文件轉發中宣部、司法部《關于向全體公民基本普及法律常識的五年規劃》權威性的文件,“五年普法規劃”用法律形式加以肯定,可以動員全黨、全國貫徹這個規劃。

法制講座走進中南海是推動全民普法的關鍵

1986年是“一五普法”的第一個年頭,就如何有效地推開普法工作,司法部最初是把領導干部和青少年作為普法工作的重點對象。在青少年這方面已經做了許多事情。但在領導干部這一層面上,大家一直希望中央能帶個頭,這對于推動普法工作,促進民主與法制建設意義重大。

鄒瑜說:“當時我想到,全民普法首先要領導帶頭,于是在司法部黨組會議上提出為中央領導干部舉辦法律知識講座的設想。按照我們黨歷來的工作經驗,凡事只要領導干部帶頭,有了表率,下面就跟著辦。如果領導都不學法、知法,要下面的人學法,怎么可能領導別人呢?學法要從中央領導開始,從中南海學法開始。大家都很贊成我的想法,對講座的內容和主講人也做了討論,還征求了一些法學家的意見。接著,我又向時任中央政法委書記喬石同志做了匯報,他表示同意。”

“當年6月,我在給中央領導同志的信中說,‘普法’要領導帶頭,首先請中央領導同志帶頭。建議中央政治局和書記處的同志帶頭聽法制課,這樣肯定對全國的普法工作是很大的推動。不到一周時間,時任中央書記處書記胡啟立找我商定上課的計劃,并確定了四個課程內容和主講人。當時四位主講人分別是中國人民大學副教授孫國華、中國政法大學研究生院院長張晉藩、外交部條法司司長王厚立、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江平。這幾個人都是各自領域的權威學者,孫國華當時經常來司法部做培訓,我們很熟。那時我還兼任中國政法大學校長,和張晉藩、江平也很熟悉。由于當時國際斗爭很激烈,法律糾紛不少,中央領導很希望聽聽國際法方面的內容,我們得知王厚立是這方面的行家,就請他準備一課。”

“當時能到中央去講課,人選很慎重。我帶著一幫人集體備課,由一個人講,他們首先到司法部先試講,因為給中央領導講法制課是第一次,要請大家提意見反復修改,不敢有一點馬虎。”鄒瑜又補充道。

接著,鄒瑜回憶說,經書記處決定后,司法部與中國法學會協同準備第一次中南海講課。第一講是孫國華,他當時是既高興、激動,又擔心水平低講不好。當時給他準備講稿的時間只有兩周。我們交給孫國華的題目是《馬克思主義關于法的作用》。孫國華后來沒有講這個題目,他說中央領導馬克思主義理論水平都很高,像胡喬木就是當時全國全黨公認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權威,認為講這個題目壓力太大。孫國華將題目改為《對于法的性能和作用的幾點認識》。講稿分為四個部分,最后一部分是確立適合社會主義商品經濟的法律觀,他說當時還沒有提市場經濟。正式講課之前,我們審讀了孫國華的講稿,還在司法部會議室進行了一次試講,社科院、法學會、中央書記處研究室有關人員應邀參加,并提出一些修改意見。

1986年7月3日,正式講課。上午9時之前,司法部派車將孫國華接到中南海。鄒瑜和另一位副部長陪同孫國華進入中南海小禮堂。參加聽課的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和書記處成員以及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中央辦公廳、中央政法部門、中央宣傳部門和中共北京市委的主要負責人。

在開講前,有關同志傳達了鄧小平6月28日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上,聽取端正黨風、糾正不正之風工作匯報時,發表的關于加強法制建設的意見。小平同志指出,領導干部學法,不僅有助于普及法律知識教育和帶動全黨學法守法,依法辦事,而且有助于保證全面改革和四化建設的順利進行。

孫國華講完第一講后的8月28日,張晉藩進行了第二講《談談中國法制歷史經驗的借鑒問題》,隨后,王厚立講第三講《外交斗爭與國際法》,江平講第四講《經濟建設與法制建設》。

中央領導人聽法律知識講座,在國內外引起極大反響。新華社發了通稿。《人民日報》等中央各大報紙和所有省級地方報紙都轉發了新華社的消息。國外和港澳地區的新聞界對此也十分關注。

中央領導帶頭學法,對全民普法工作推動很大。隨后帶來的各省省委、地市委、縣委領導干部都開始上法制課。黨中央做了這個表率,上行下效,在全國一下就推開了。在國際上影響也很大。

“我當時應邀去了美國、日本等國立大學講課,講的就是中國的普法。那幾年全民普法開展得相當好,讓許多西方國家同行贊嘆不已。1986年德國司法部長漢斯來訪,1987年美國司法部長米斯來訪,他們都一再提到中國普法這件事。他們都說到中國訪問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事就是中國搞的全民普法,還說,政府自上而下地動員和進行普法,只有你們社會主義國家才有這個力量,西方國家不可能做到;米斯說,這在美國200多年的歷史上是從來沒有過的。”鄒瑜回憶說。

8年后,中央領導集體學法1994年12月再次啟動,并逐漸形成制度。

結語

為尋找普法的樣板,樹立典型,鄒瑜等老一輩長期在基層蹲點調研;為推廣典型,鄒瑜帶領一班人,一個省一個省地搞調查研究;為了在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普法決議,鄒瑜同志在彭真委員長面前做出了承諾;為了讓中央領導人在全國普法中樹立表率作用,在他的倡議下法制課堂開進了中南海;為了讓全國青少年普及法律,制作電影《少年犯》在大江南北激蕩數十載,普法效應普及天下;為了提高司法工作質量,重視法治專業人才的教育和培養,成立律師協會、中國政法大學等等,并進行國際性交流活動。

令鄒瑜等老一輩們欣慰的是,他們開創的普法事業,已經持續了三十多年。這項工作對提升全體公民的法治素質,對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起到巨大推動作用。新時期,黨和國家更加重視法治宣傳教育。黨的十九大報告強調:要加大全民普法力度,建設社會主義法治文化。法治宣傳教育進入了一個嶄新的時代。

習近平同志指出,要在廣大干部群眾中樹立法律的權威,使人們充分相信法律、自覺運用法律,形成全社會對法律的信仰,法律只有被信仰,成為堅定的信念,才能內化為人們的行為準則。為了讓法治成為信仰,共和國已經實施了六個五年普法規劃。回顧歷史,是為了不忘初心,更好地前行。今天,重溫普法事業的艱辛創立過程,對于建設社會主義法治文化,對于正在實施的“七五”普法具有強烈的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



【  打印  |  關閉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 隱私條款 | 免責聲明 | 聯系我們

洛南縣人民政府版權所有      洛南縣人民政府辦公室承辦       洛南縣電子政務中心技術支持

建議或意見:[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914-7388022

陜ICP備12007947號 公安機關備案號:61102102611025

網站標識碼:6110210004    網站訪問:

致青春注册 广西快3推测 今日nba让分胜负推荐 抢你妹赚钱 快乐10分玩法规则 有没有打上下分的麻将 快乐十分开奖今天 送现金棋牌麻将游戏 江西快3中奖规则 快乐10分开奖公告 新疆35选7走势图怎么看性别 内蒙古11选5时时彩 陕西快乐十分遗漏查询 牙科有多赚钱 快速时时彩首页 电脑挂机赚钱 浙江20选5走勢图表